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小微企业三盼税轻融资成本低和用地空间大

2018-10-30 11:39:38

小微企业“三盼”:税轻、融资成本低和用地空间大

近日,深入富阳、天台等地,走访多家小微企业,了解它们的生存现状,倾听小微企业主的心声。据统计,截至2012年底,全省规模以下小微企业17.3万家,占全省企业总数的97.4%。它们之中,不乏市场前景好、有技术优势的“优质小微企业”。但它们同样面临税费重、资金少等难题。

一盼税费负担更轻

“举个例子,我们一款产品售价250元,除去所有成本,共150元,还剩100元。这100元中,就有25元是税收。对1个亿的公司来说,25%的税收之外,还有7500万元利润。但对于100万元的小公司来说,25万元的税收,确实太高。”杭州首航实业有限公司吕鲁英介绍。

“首航”成立于2010年10月,是一家集通讯设备、电力设备及各类管材设计、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科技型企业,2012年被评定为杭州市高新技术企业。经过不到2年的稳扎稳打,去年6月公司成功入围中国移动公司光缆接头盒供应商行列。入围的3家供应商中,其他两家均是行业内的上市公司。“能打进中国移动,至少说明我们的产品是有市场竞争力的。在小微企业初创阶段,能有更优惠的税费政策,对企业太重要了。”她说。

吴伟飞,一个留德8年的海归,2009年回老家创办天台县久鼎塑业有限公司,一家生产PE隔离膜的科技公司。“目前,税费占公司总产值25%,比较高。”

企业主们的感受并非个例。今年8月份,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发布的《浙江小微工业企业扶持政策落实情况调查与研究》显示:今年上半年,浙江规模以下小微企业税金总额增长9.4%,营业利润增长4.9%,税费增长明显快于企业利润增长。33.5%的小微企业认为目前税费负担较重,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有较大影响。调查中,80.1%的小微企业希望能够降低企业税费,减轻企业负担。

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主,还介绍了另一种“税负”。他公司聘用了5个高新技术人才,每人税后年薪50万到60万元,个人所得税全部由公司承担。“一次参加市长座谈会时,我提出引进人才税收优惠政策问题,现场相关部门答复有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会后,我和另一家企业主喜滋滋地跑去税务部门办理,却被告知没有这样的政策。”该企业主说。

吴伟飞介绍,德国税收很高,但其创业政策非常优惠,尤其本地人创业。“比如,注册成立50万至100万欧元的小公司,创业初期,政府免费提供律师、会计师等全套服务,在德国律师、会计师的收费是很高昂的。同时,根据不同企业性质给予税收减免优惠,比如对投资回报周期长的企业,给予5年免税政策优惠,还有是3年的。创业的人,只管一门心思创业就好。”他说。

二盼融资成本更低

初见老余,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让人印象深刻。

“昨天刚从湖南回来,现在马上要赶去上海见一个重要客户。”从2007年成立一家环保机械设备研发和生产公司起,他就一人身兼总经理和销售员。

“公司研发、生产的分解回收利用废旧轮胎的机械设备,前景很好。我手头现有8个项目在谈,不停在路上奔波。上海这个项目谈成的话,就是一个亿。”这家去年销售额仅1000万元的小公司,几乎寄托在他一张巧嘴上。可再灵巧的嘴,碰到融资问题,照样无法施展。

今年春节前,贷款银行监控到他的公司与客户有些小纠纷,立马给他出了难题。“说好贷款还掉后再贷给我,等我贷款还掉后,他们不干了。”临近年关,工人要发工资,他只得去亲戚家借了100万元。“像我这样,还有地方借。没法子的,只能找高利贷,很多小微企业就这样死掉的。”

与老余正处发展初期的企业不同,以小功率电机研发、生产的杭州奥泰电器有限公司正平稳上升。今年1至8月份,公司销售额接近2000万元,今年上规已是板上钉钉。尽管如此,融资贵依然困扰着公司负责人杨开生。

他举例说,公司有一笔1100万元贷款,根据银行规定的存贷比,实际到手700万元,还有400万元的承兑。对企业来说,400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存在银行,意味着拿活期利息付贷款利息。从企业角度考虑,是把400万元承兑变成现金,如果这么干,就要付4%的贴现,相当于直接损失16万元。

这还不算,让他头痛的是转贷。按银行规定,一年期贷款每年需归还之后,再从银行贷出。“小微企业在创业阶段,需要基础建设、上设备,现金流本就不充裕。所以,还款时只能找小贷公司借短期周转资金。100万元,一天利息就是2000元。往往一还一贷间的时间差过长,要支付给小贷公司的利息,都足以要企业的命。不过,银行能再放贷已很不错。”杨开生说。

“这两年,富阳市想了很多办法,解决贷款难问题,效果还不错。跟前两年比起来,现在贷款渠道多了不少。不过融资成本高仍较普遍,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企业手脚。”富阳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经济运行科科长胡军华说。

采访中,有企业主戏称,“现在除了儿子没拿去抵押,其他能抵押贷款的都抵押了”。还有企业主表示“融资成本甚至高出用人成本”。

该调查也显示:银行贷款隐形要求多,导致小微企业综合成本较高。今年上半年,浙江规模以下小微企业中,流动资金紧张的企业占25.3%,70%的融资企业支付的年利率在7%至10%之间。47.4%的小微企业希望政府能够改善融资环境,清理各种附加条件和不合理收费。

三盼用地空间更大

采访中,小微企业主不约而同提到用地问题。我省人多地少,土地问题正成为所有企业面临的资源瓶颈。该调查显示,29.9%的小微企业希望政府解决企业土地需求问题。

从天台县久鼎塑业有限公司会议室的玻璃窗里望出去,正好可以看到公司的车间,两条长长的生产线分列两边。“定制的第三条生产线这几日就到了。”吴伟飞说。

“第三条生产线来了,往那里放呢?”眼见车间已放不下更多生产线了,问道。“车间后面还有个仓库,已经收拾出来了,没有更多空间,只能先将就了。”他回答。

从2009年成立到现在,公司产值连年翻番。2010年500万元,2011年1000万元,2012年近2000万元。今年1至7月,近1300万元。“创业开始是资金压力,到现在的制约在于空间太小。”现在公司蜗居在租来的4亩厂房里,非常拥挤。“要达到国外客户的需求,必须扩大面积。”

吴伟飞说出了多数企业主的心声,如果说创业之初的压力主要在于资金,那么当公司逐步步入正轨后,土地的制约会更加突出。吕鲁英提到,虽然公司产品入围中国移动的采购范围,但这只是合作的开始。他们对公司的生产规模有相应要求,且产品需经过一年的“考核期”。“按说今年公司的销售额做到5000万元都没问题,但受制于发展空间,倘若盲目扩张,后期服务跟不上,无异于自寻死路。”她说。

老余感受更迫切。“公司有很多外国客户,尤其欧洲客户要求十分严格,必须要有达到欧洲标准的生产线。他们要看到实实在在的生产线和产品,而不是图纸,才会心甘情愿下订单。而要建成那样的生产线,需50亩地。”

他从办公室拿出一份签满名字的纸。原来,去年5月份,当地县委书记到其公司参观,得知企业用地紧张,建议他提交用地申请。可这张申请经县委书记、县长、分管副县长、局长、科长都签字同意后,到如今过去快一年半,用地依然没着落。

“做企业太难了!前几天,我对在加拿大留学的儿子说,‘你别跟老爸一样办企业了’。”说到难过处,他眼里的血丝更红了。经过深思熟虑,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曲线救“企”。老余公司的产品,引起杭州一家规模很大的橡胶企业极大兴趣。“现在收购事宜谈得差不多了,等公司被收购,我就一心一意跑业务去。大企业不愁贷款拿地也容易,我想把企业做大,目前看来这条路靠谱。”言语中,有无奈也有释怀,个中甘苦,怕只有他明了。

夏丹

原标题:小微企业“三盼”:税轻、融资成本低和用地空间大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木纹铝方通
小吃培训
售楼部绿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