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成都队赤贫升超仍然窘迫资金链恐断裂难玩中

2018-11-05 09:47:19

成都队赤贫升超仍然窘迫资金链恐断裂难玩中超

9月26日,成都谢菲联队时隔7个月后提前三轮冲超成功。没有任何庆典仪式,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继续。相比于财大气粗的中甲豪门广州恒大,资金紧缺的成足以近乎“赤贫”的方式冲超成功,被国内媒体看作是中国足坛的又一个奇迹,很多圈内人士都发出感言:原来中国的足球俱乐部还可以不靠砸钱的模式取得成功。成足此番的成功则被解读为意志的胜利。就在冲超成功后的第三天,本报对俱乐部总经理大卫·麦卡锡和首席营运官王晓华进行了专访,这两位俱乐部的“操盘手”,是两个月前“空降”谢菲联之后,首次同时坐在一起接受专访。在他们看来,外界所说的“节约型冲超”实在没有普遍意义,因为这并非俱乐部的本意。他们只想对成都球迷说,俱乐部已在去年冬天遭遇重创之后开始步入复苏,明年的中超赛季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谢菲联将继续扎根成都,寻求更大的突破。

王宝山姚夏他们功不可没

成都:也许冲超来得快了一点,谁起到了关键作用?

大卫·麦卡锡(以下简称麦卡锡):当然是队员和教练,他们的事业心令我感动。冲超对正处于特殊时期的俱乐部来说很关键,我想每一名谢菲联员工都知道,这个赛季大家都很卖命。

王晓华:王宝山和姚夏在俱乐部困难的时候撑起了球队,他们对成都这座城市的忠诚,对球迷的感,毫无疑问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冲超只是个结果,大难有大爱,患难见真情,他们压不垮打不倒,他们要证明一些东西,很男人!

成都:今年7月你们“空降”俱乐部,当时你们表示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为当好这个家,你们带来了些什么?

王晓华:不回避,俱乐部的财务一直很紧张,之前俱乐部的管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到来之后就是尽可能解决深层次问题。这里有中国的基地,也有一批的教练和队员,还有英资俱乐部的背景,这些资源我们要充分利用起来。当然,我们也带来了一些资金,解决了当时的燃眉之急。

成都:姚夏这个赛季结束后会选择退役,也有可能离开俱乐部,你们怎么看?

王晓华:姚夏是四川足球的旗帜性人物,他的作用我不用再说,在球队资金困难的时候他也帮了不少忙,俱乐部非常非常感激他。至于他的去留,赛季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没有正式交流过,当然我们希望他能留下,至于从事教练还是管理工作,我们都充分尊重他的决定。

广州恒大和成足没可比性

成都:广州恒大和成足又联袂冲超成功,外界都认为这两个俱乐部走的是两个极端,成足一个赛季的开销还不如恒大花350万美金引进一名外援。

王晓华:谁不愿意手里阔绰一些?但咱们只能靠精打细算,开源节流。不过,节约的主要是行政开销这一块,球队的开销是省不了什么的。

成都:恒大已经提出了明年要引进更多国脚、冲击亚冠的目标?我们呢?

麦卡锡:我只是在电视上看过一两场中超比赛,对球队明年究竟在中超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势还不太确定。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具体的策略和计划还要等到联赛结束后,俱乐部和教练组一起协商定夺。

王晓华:我们和恒大不一样,他们有他们的方式,我们则会选择低调务实的态度。非要喊我们现在就制订一个前几名或者亚冠的目标,那不太可能。也许未来一个时候,会正式对外公布球队目标,也会进入主教练的合同中。就像这个赛季初我们制订冲超目标,终说到做到一样。现在我们还多了个新目标,就是和广州恒大争一下中甲,为四川足球争到。

重新为这座城市争回荣誉

成都:明年的中超预算肯定会增加不少,俱乐部现在依旧很困难,你们如何面对?

麦卡锡:明年的预算现在我还不太清楚,大概可能在11月左右,英国方面会进行董事会讨论。我也希望成都的本地企业能多伸出援手,毕竟这支球队代表的是成都。尽管金融危机对英国母公司的影响仍在继续,但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转机。母公司的国际赞助团队中,已经有两家决定下个赛季与成都谢菲联合作,其中包括英国约克郡的一家旅游公司。钱可能不多,但我们仍很高兴。10月16日我们在主场搞冲超庆典,届时来自谢菲尔德市的商贸代表团会现场观战,他们中也会有一些企业与我们接洽。

成都:曾有一些传闻说,如果新赛季的赞助合同依然没有着落,俱乐部将实行股份制,坏的可能是英资将撤退,俱乐部准备卖掉中超的壳,真是这样吗?

麦卡锡:这个说法我一点都不知道。我只知道赛季结束前,英国谢菲联俱乐部董事会主席麦克比会来成都,冲超那天他收到了来自成都的好消息后非常振奋,而且他对这支他一手培育起来的球队充满感情。

王晓华:我们对于谣言不想去做过多解释,脚踏实地地干好自己的工作就是了。你想想,我们克服了那么多的困难,换来了宝贵的中超名额,怎么可能会放弃眼前的利益。谢菲联会对成都足球负责到底,重新为这座城市争回荣誉。

纵然励志

其实无奈

冲超后第三天的一个下午,在位于双流的谢菲联足球基地,当时天空下雨光线阴暗,但两层英式小洋房内的办公区没开几盏灯。教练和队员因为四天的假期已经离开,麦卡锡和他的助手在审核即将在冲超庆典那一天面世的宣传画册样本。宣传册很精美,“给赞助商的,这些钱不能省。”

与他们约采访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两个月前,他们以还不完全了解俱乐部运行情况为由婉拒;第二次则是前阵子冲超形势一片大好之时,王晓华说等俱乐部冲超成功之后再说。这一次软磨硬泡,专访申请终于通过。给人的感觉是,他们做事都很严谨,很讲规矩。严格的纯企业式管理,为俱乐部节流起到了制度保障的作用;至于开源,老实说两名现在依然头大。此前曾在谢菲联旗下的匈牙利费伦茨瓦罗斯担任CEO的麦卡锡说,那家俱乐部也受到金融风暴的影响,本地企业无人赞助,全靠英国母公司输血。他的潜台词是,不可能总找上面要钱,老板也是个生意人。对于成都谢菲联的未来,他心目中的理想模式仍是“创收—成绩—回报—再创收”,但他依旧搞不懂,当下在中国搞足球,为什么只有砸钱的份儿,却始终不能自我“造血”。

继续玩中超,如果资金链不接上,显然不可能再复制今年的中甲奇迹。尽管两人都肯定地表示了继续投资成都足球的坚强决心,尽管他们天天都在为俱乐部的“钱途”奔波,但中超平台能否换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待遇,其实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就像两人在这次访谈中总是不断地采用不确定的语气一样。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很努力,经常亲力亲为甚至工作到深夜。连同球队一起,这样的朴素精神一直支撑着他们艰难前行。这支在过去一年中饱受磨难的球队,如今已经大病初愈。他们的暂时成功,靠的不是钱,而是更普济人心的意志力和“死忠”一般的感。他们知道,打上了中超,财源不一定来;但打不上中超,财源是断不会来。

“赤贫”冲超像极了一部励志类电影,但其实很纠结很无奈。 (来源:四川-成都)

大金空调维修
二手化工设备
防火卷帘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